为什么支付宝等平台不许再卖互联网存款产品?

2021.01.15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近日联合印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指出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由非自营网络平台提供营销宣传、产品展示、信息传输、购买入口、利息补贴等服务。

这意味着,金融消费者不再能通过支付宝、腾讯理财通、京东金融、度小满金融等平台购买一度火爆的互联网存款产品。日后支付宝内的余额宝和理财等功能会怎么样?

上海证券报统统要下架!支付宝等平台不许再卖互联网存款产品

作者李奎霖研究认为,监管干掉互联网存款产品的原因是:小银行通过互联网存款产品高息揽储,但市场资金有限。消费者看在高息份上跑去中小银行后,国军五大主力(工农中建交这样大型国有商业银行,下称:五大主力怎么办?五大主力的存款少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廉价钱从哪里来

一,互联网存款产品参与主体——抗风险能力弱的小银行和不明真像的吃瓜群众
通过这些互联网平台向消费者发行存款产品高息揽储的,都是地方城商行,民营银行,小村镇银行这些银行业分散的底层小银行(抗风险能力比国军五大主力弱很多),五大主力可没出来通过互联网存款来高息吸储。


认购这些高息揽储互联网存款产品的,多是不明真像的吃瓜群众
他们看在年化收益比五大主力多0.5%-1%的份上,就跑来了,原因:
1,《存款保险法》对消费者在每家银行提供50万存款的安全性兜底,
2,银行业是中国金融业基石,普通老百姓身家性命大部分都放在银行,银行业一旦出现风险,后果不堪设想。监管对银行业也极其重视,
3,按过往风险案例如包商银行,对个人客户全额保障本息,对机构客户单笔5000万内也全额保障本息。
所以,吃瓜群众有恃无恐,存款大搬家跑到互联网高息揽储的小银行。

二,后果——侵占了五大主力的核心利益
市场资金是有限的,资金跑到小银行后,五大主力的存款就少了。这对强调“存款立行”,“稳健经营”的五大主力是不能忍的,因为:
1,按亲疏关系,五大主力是国家嫡长子(管教的最严格,对它期望大嘛),地方城商行顶多算庶子,其它小银行算你懂的,
你要是高层领导,遇到做选择时,你也会选保五大主力,
2,小银行过于分散,没规模效应,不能实现监管“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目的。办大事要花大钱,廉价钱的核心来源就是消费者的存款
3,高层对经济的调控,通过五大主力(嫡长子),可以很快速贯彻自已的意图,一纸诏书即可,
但要指望城商行等其它小银行办事,推诿扯皮,阳奉阴违是老桥段了,人性的弱点啊,没党纪国法在头上悬着,谁把你的调控当回事儿?

三,出招——封禁
想清楚了就出招,按平等公正原则,应该让五大主力也提高存款利率,和小银行在存款利息上直接竞争,
但这会削弱五大主力的盈利能力,监管的本质不是和消费者共赢,尽量自已独赢最好啦,所以干脆以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为名,把互联网存款高息揽储给封禁了事,
这也不能全怪监管,因为要靠五大主力“集中力量办大事”。

附:
按银保监会公开统计数据,至2020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319.7万亿,其中6家大型商业银行128.4万亿,占比40%,集中度非常高。
2019年起,邮储银行也纳入“大型商业银行”统计口径,现可叫六大主力,按习惯仍称呼五大主力。
——END——

相关阅读:支付宝为什么不收购一个信托牌照

作者:李奎霖    来源公众号: 觀復固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