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风险化解出路在引入国有财团

摘要: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安信信托自救效果有限,在当前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阶段,安信信托化解风险出路在于国有化。

安信信托2020年04月07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发布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告及关于收到上海银保监局《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

对此,作者李奎霖研究认为,这是要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节奏,安信信托自救效果有限,出路在于国有化。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中国网财经采访安信信托,对方表示:“处罚不会影响战投,一切以公告信息为准。”有接近安信内部人士称:“处罚下来其实也就相当于监管对过去有了一个结论,也只有过去翻篇了,战投才能轻装进来

安信信托自救效果有限——引入战略投资者是机会
上海银保监局经调查认定安信信托在信托业务中存在的提及具体金额的违规行为有:
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金额共计33.3亿元,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仅这两项就159.86亿元了
作者在安信信托违规被罚1400万,受损投资者要求赔偿的法律依据有哪些文中据安信信托公布的2019年03季度财报显示,总资产297亿,负债169亿,所有者权益128亿,僧多粥少。
《财新》记者从接近监管人士处独家获悉,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的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1500多亿元,其中500多亿元已逾期
安信信托自2019年05月爆出批量风险案例后,自救效果有限,引入战略投资者是机会,或可力挽狂澜。

出路在于国有化——盘活资产,而非大包大揽刚兑
安信信托过往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以房地产为主,尤其偏爱旧改。旧改利润虽高,但时间周期过长,普遍5年-8年甚至更久,中间过程对资金的需求很大,且要搞定当地政府关系,在开发过程中杠杆加大了,容易出风险,安信信托出问题原因之一即是短融长投,遇到去杠杆,风险就爆发了
现在金融行业正处于“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阶段,民间财团在此环境下,难以有这么雄厚的资金实力及强大的政府关系搞定旧改,得国有化财团才有可能
《财新》2020年03月24报道,安信信托或将被中国银行联合上海市国企入股,受让上海国之杰28.68亿股股权。中国银行大概率将以债转股子公司中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进入,并派出管理团队接手

若中国银行重组安信信托,以中国银行的资金实力与资源,大概率可把安信信托过往套住的主动管理类地产信托产品重新启动,完成开发及出售,是有可能化解安信信托存量风险甚至盈利的,引入国有财团来盘活资产,是化解安信信托风险的可行方案之一
若不问细节一来就刚兑,一方面不符合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化解金融风险的原则,另一方面若以国有的钱来刚兑安信信托问题项目,“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谁也担不起。

综上,作者研究认为安信信托风险化解出路在国有化。

作者很希望之前在安信购买的信托产品能顺利兑付,利好信托行业长远稳健发展。但最终要依安信信托风险化解进度来定,这次若如财新所报道的引入中国银行重组安信信托,对风险化解是个好兆头,期待中。
——END——

相关阅读:2019年度信托业总结,存量风险化解为重要任务

免责声明
关于安信信托所涉延期违约项目最终风险化解结果如何,请以安信信托官方公告或法院判令为准。
本文依公开新闻及作者观点整理而成,不做决策依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作者:李奎霖